野生的竹子

SS沙穆,YY双璧,仙四云紫,霹雳苍翠,剑三谢李

小剧场6-10

#如果没发现有笑点很正常##因为只有我一个觉得好笑##脑洞大过天私设重如山重要的事情讲在前面##随手更系列#

基本就是想写写咩咩宫那些鸡飞狗跳的日常,接续以前的1-5吧,背景设定是《还寝梦佳期》的番外,架空paro,不考据。

ABO设定强行X入

据说汤圆是宋朝起源,就这样吧_(:з」∠)_

于睿剧情基本是撸了一遍游戏里剧情,就算凑个数。

瞎几把写,大家随便看,能乐呵一下就更好了。


李忘生对于师兄喜欢频繁在两人的被窝里练剑这事颇有微词,但是只要他一开口,谢云流就满脸严肃的开始背吕岩的《敲爻歌》,没几句李忘生就全线溃败落荒而逃。

有天夜里他们路过祁进的屋门口,听到里面传出哭泣告饶的声音,隐约有另外一个男人带着喘喊进哥儿,听起来特别像凌雪阁那个卖屠杀药的。不自觉听了墙角的二人都尴尬的要命,回到太极殿才说起来那位姬大侠的本事真是高明,祁师弟的剑术也是很了不得,脾气更是不得了,竟然还是一物降一物了。

第二天一早,祁进顶着黑眼圈,迈着自以为矫健其实有些蹒跚的步伐,挺着自以为笔直其实有些虚软的腰杆,去太极广场教习早课。

邓屹杰从厨房里忙忙的跑出来,道袍上星星点点溅的都是油花,毕竟是个热爱厨房和美食的孩子,他着急忙慌的也要先给风风的食盆里倒了泔水再去上师父的早课。

他一边在道袍下摆上擦着手,一边没有注意祁进发青的脸色但是注意到了师父的黑眼圈,还天真的关心一句:师父,昨天你又和那个大侠讨论武学到很晚吗?

祁进一口老血憋到喉咙口,刚想吼出来,高剑就捂了邓屹杰的嘴把他拖到人群里,一群小道童一脸茫然的看着脸色涨成猪肝红的五师叔,几个眼尖的瞥见谢云流慢悠悠的过来了,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远远的就招呼了一句:祁师弟,精神不好吗?注意休息。

他话音未落,祁进连人带剑就扑了过去。谢云流其实本来也是有些促狭的想讥刺祁进几句,学艺不精委身人下丢了纯阳的脸面云云,却没想着在这么多弟子面前下他的面子。但是谢云流说话就是这么的不假思索,听在耳朵里,让辛苦了一夜的祁进当时就想着怎么捅死他让他闭嘴。

谢云流向来手动的比脑子快,当下就拔剑应战,两人刀光剑影打的好不热闹,一群小道童看的目眩神迷,偷偷的议论今天的早课原来是看掌门师伯和祁师叔拆招呢,好看真好看!

两人性格有些相似之处,体现在武学上也是一样,都是偏于太虚剑意一路,只是祁进有意精修紫霞功,太虚一脉近来略有疏忽,却又在面对这个和自己向来不对盘的大师兄的时候,本能的又想用太虚剑意心法,即合自己本性,又是谢云流主修的,处处都不想输给谢云流半筹。但是数百招一过,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忽然腰里一软,手下气力不济,剑意散乱,左臂竟然挨了一剑,饶是谢云流收招快,还是入肉颇深,瞬间血染红了半个袖子。祁进闷哼了一声,退了一步方才站定,一群年纪尚小的弟子早就惊呼出来,邓屹杰和高剑两个蹭的一下蹿到师父身边。

不过毕竟紫虚子不是一般人物,受了伤还是站的笔直。这腰里的酸软是拜姬大哥所赐,但此时人早就溜下山,没法出气,索性一手一个提起两个徒儿,鼻子朝天哼了一声,也不管谢云流,转身就走。

谢云流此时才回味过来一些为啥祁进忽然找他拼命,想着五师弟还是年轻了些,丹宗修习不到家。李忘生早就不会大清早的腰里无力了,都是自己教得好,《敲爻歌》什么的还是要多背,背熟,明天让忘生给祁进送几本书去,嗯,就是这样。

要说到谢云流和祁进为啥不对付,这故事就长了。

祁进是凌雪阁杀手出身,刀锋上舔血的日子过得久了,特别感恩吕岩收他为徒,所以对师父爆发了迟到的雏鸟情结,当雏鸟长大一些,就特别想去啄曾经伤到师父的另一只。

谢云流和李忘生回山那日,祁进正在闭关,直到了解了李重茂谋反之事以后,才得以出关。

虽然暗地里以飞鸽传书姬别情帮忙擒拿李重茂,但是祁进心里对于谢云流的成见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出关那天,他先早早去见了师父,吕岩关心了一番,说到你大师兄谢云流回来了,今天你见见他吧。祁进还没回答,殿外谢云流李忘生于睿几人都到了,洛风带着几个年纪更小的师弟妹也到了。祁进此时胸中对谢云流多年以来积累的怨气在瞬息间就攒到了顶峰,于是跟师父说要去迎接诸位师兄,吕岩没多想就让他去了。

门外谢云流他们还没走进来,一心想给这个惊才绝艳却忘恩负义的大师兄一个下马威的祁进,奋不顾身的扑了上去,连剑都忘了拔。

他身法也是奇快,谢云流只瞥见一个陌生的俊美少年气势汹汹的奔他而来,还没整明白这人是谁,洛风大喊一声祁师叔,挡在师父面前。

于是祁进一记老拳就结结实实打在了洛风脸上,瞬间鼻血就下来了。谢云流脑子里一炸,直接揪起祁进的衣领,同样一记重拳砸在那俊美的脸蛋上,还没等他动第二下手,就被李忘生抱着脱开了。

那边还在狂怒中的祁进也被身大力不亏的卓凤鸣死活扛到了远处,还在疯狂的挥舞着四肢试图去打谢云流。吕岩被屋外的异响吸引出门,不免被这人仰马翻的情景惊的目瞪口呆。

本来以为谢云流回来了,一门师徒团聚其乐融融的好日子开始了,吕岩觉得自己失算了,看来徒弟们的精神健康(?)还是要多多教导。

一边洛风仰着头,李忘生给他止鼻血,一边祁进不断抽着冷气,于睿给他敷消肿的药膏,谢云流愤怒且茫然的跪在师父面前,继续和祁进用眼刀互相攻击。

总之那天的上午格外漫长,吕岩和李忘生他们不知道费了多少口舌,才和祁进说明白谢云流是真的回来了,不会再对师父有任何不敬,当年多少误会也已经化解了,谢云流也勉强接受了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师弟为何对他有如此大的敌对情绪,不过他向来随心所欲惯了,之前又完全不认识祁进,年纪也比他小得多,说开了也没太放在心上。吕岩喝了口茶,润润干的冒烟的喉咙,又说云流啊,你这个小师弟和你以前性子有几分相像,刚入门时我觉得他适合太虚一脉心法,可是他自己执意要修紫霞功,你看着在太虚剑意上多提点他。谢云流爽快答应下来,毕竟有人和他过招再好不过了。李忘生的太虚剑意其实也没比他差很多,只是两人都知道的原因,李忘生和他过招,总是有所保留,不肯全力以赴,但这个小师弟估计不会对自己客气的。

果不其然,每当谢云流找祁进指导太虚心法的时候,都是要去论剑峰,不然总有几处房屋要重新维修。

而且祁进自己脑补多年,那种微妙的敌对情绪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完全消除的,所以就这么一直不对付了下来,所幸大体来说,相安无事,吕岩捋着胡子,道甚好甚好。

这几天李忘生总有些不对劲,似乎对谢云流的接近有些抗拒。这让爱好剑法的谢云流很不开心,好不容易得到机会,在剑气厅抱着李忘生揉了半天,让他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忘生低着头,耳朵后面带着可疑的红晕,说双修的久了,感觉体质发生了一些变化,要说什么变化呢,好像和那些天师父教的些压箱底的秘籍有关系,似乎就是古早的经卷里提到的地坤,也叫承位什么的……越说声音越小。

谢云流恍然大悟,内心里简直要欢喜的跳跃,看来和师弟造小人的大业指日可待了。李忘生甩了他一记眼刀,说这还早得很,还要很长的修炼才能做到,而且这要看你修炼的进度,毕竟离开纯阳八年,还是有些功课要补的。

但是谢云流的行动力岂是一般人可比,立即就去问了吕岩关于入位天乾的丹宗理论,并且勤加习练,弄得李忘生苦不堪言。

皇天不负有心人,很快在一个夜晚,两人双修时都发现了一些非常明显的变化,谢云流简直按耐不住自己那满心的欢喜,仿佛明天早上就能抱上个胖娃娃一般,完事了还不尽兴,拉着李忘生要给孩子起名字,被李忘生一枕头糊在了脸上,自己睡了。

之后的几天,李忘生忙着处理上上下下的大小事情,心累身也累,食欲不好,精神也欠佳。谢云流忙忙的就要让洛风喊裴元上山给看看是不是喜脉,李忘生几乎要被他气到吐血,却又懒得阻止。

文质彬彬的万花君子给诊了脉,平静的说玉虚真人没什么大碍,只是最近太过劳顿。眼看着谢云流的失望全写在脸上,于是把静虚子拉到一边,小声说此事也不宜操之过急,道家双修也不是你这个火急火燎的路数,也不是为了造小人,一切顺其自然,而且如果能替李忘生分担些俗务,也许心情宽慰了,更加有利于受孕。前辈放心,虽然晚辈比洛风小了几岁,但我不会让洛风如此受累的……

谢云流开始不断的点头,虚心听着小辈教训自己,听到最后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待他反应过来,裴元早就被洛风眼疾手快的拖出了房门。

虽然看到洛风每次去万花谷都不舍得离开,谢云流其实心里早有计较,只是没想到小辈们进度太快,从此洛风吃饺子都不敢蘸醋了。

说到于睿和卡卢比那事儿,还很是轰轰烈烈了一阵子。这个冰雪聪明的师妹有个爱好是地理勘探,有次去歌兰朵大漠考察,不小心捡到了被诬陷逃亡的卡卢比。于睿的口才也是一等一的好,讲起天下风貌来是精彩无比,而且当时常年居住地下的卡卢比眼睛被日光晒伤,也是于睿替他医好的。所以后来有了这敞着怀的年轻后生见天儿往纯阳宫跑。

之前就师妹的终身大事问题,于睿和两位师兄还多少正面针锋相对了一番,虽然她心里明白师兄是为自己好,可是谢云流那种不屑的态度,李忘生那忧心的眼神,让恋爱期的少女还是有些中二病发作。不过师兄们也都非常体谅她护着情郎的心情,就随她发了点小脾气,其实看到师妹有个可靠的托付终身的满意郎君,谁不会开心呢。上官博玉整体忙着炼丹,师妹要嫁人的消息他也只是笑呵呵的说恭喜,而且准备了一堆限定版丹药要做贺礼,醉心武学的祁进和卓凤鸣正如卡卢比所料,压根不敢也不想管师姐的事,甚至连未来的师姐夫的名字都没整清楚,说一次史卢比就要挨于睿一记爆栗。

后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叫宫傲的,供职于十二连环坞,还是个高管,时不时骚扰于睿,不过有大师兄出马,便有一百个宫傲也摆平了。经过这件事,谢云流和李忘生就找于睿商量,要不就尽快招了卡卢比入赘纯阳宫,尽快把喜事办了。

怎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当年卡卢比被诬陷逃亡那事竟然还有续集。还没等喜事开始准备起来,于睿忽然染了什么怪病,昏睡不起,连吕岩何潮音看了也是面面相觑,束手无策。李忘生赶快通知了卡卢比,这年轻人一遇到于睿的事就特别不冷静,火急火燎的就下山去请神医。怎奈这小子还是低估了中原人的狡诈,在快要到万花谷的时候,遇上路边摆摊的康雪烛,情急关心之下,竟然轻信了康雪烛的花言巧语,说什么神蛇的蛇胆能够治这样的怪病,好一番千里奔袭浴血奋战,才知道康雪烛自己要那蛇胆,却绑了卡卢比做便宜打手,难免被武功高强的夜帝一顿暴打。这前后一耽误的功夫,于睿的情况也许越发凶险。还是替这草头郎中当托的尹慧照看不下去康雪烛的残样,说事出无因必有蹊跷,夜帝要不试试……找人看事儿?

还没等这边卡卢比再次发作,那边纯阳宫里,吕岩毕竟姜是老的辣,竟然从卦象里推算出于睿是被人暗算,下了诅咒,而且卦象指向诅咒的来源是西方。好吧,一群人着急忙慌的让卡卢比赶快回来。为了救心上人的性命,卡卢比这痴情种子等不及回到圣墓山找到下咒的人,硬生生自己把诅咒过到自己身上。结果于睿醒来,不免肝肠寸断,执意要带着卡卢比回大漠找到诅咒的源头。直到那个暗恋卡卢比很久的姑娘,妫如的出现。

于睿才貌双全,除了宫傲这样没谱的追求者一抓一大把,江湖上连她的画像都是重金难求,但卡卢比也是高大英俊,怎么想也不会没有姑娘追求,这个妫如姑娘就是倾心卡卢比多年,恨透了情敌,才给于睿下了诅咒,但眼看着卡卢比为了于睿不惜自己性命,终究不忍心害了心上人,给卡卢比解了诅咒。

经过这么大一番风波,于睿最终决定要和卡卢比回圣墓山。吕岩看着当女儿一般养大的于睿如今要远嫁,颇有不舍,谢云流和李忘生他们也是抱着一种把妹妹送给一个楞小子的心态,担心在那遥远的苦寒之地,卡卢比照顾不好于睿。可是听闻于睿协理卡卢比处理族中的事物井井有条,慢慢的放下心来。

嘛,人生总是有一些小小的缺憾,就像月亮不会总是圆的,谢云流也一样飘零海外若许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段命定之路要走的。吕岩还是一如既往的豁达,只是定时会让徒儿们传书给于睿的时候,捎上自己的祝福和挂念。

终于有一天,李忘生用和当年和于睿谈心时一样忧心的眼神看着谢云流,说到林语元似乎特别喜欢待在上官博玉那边的时候,谢云流简直觉得一个头变成了两个大。

道家有三元说,正月十五是上元,七月十五是中元,十月十五是下元。要说这中元节,吕岩会不会带着徒弟们捉鬼,这还有待以后分说,就说这上元节,可是除却除夕以外的大日子。

正月里来这半个月,一群半大师弟师妹师侄徒弟们都在小厨房里吃的肚皮滚瓜溜圆,出了这正月十五,就又是一年修行的开端,所以这一顿饭也是非常重要。

李忘生照例早早的喊醒了谢云流一起忙活,邓屹杰这样的爱庖厨的好孩子早就在厨房等着师伯,卖力的洗着一大家子人要用的碗盘,林语元带着已经初长成的刘梦阳也来帮忙,女孩子手脚轻,干活也利落。雨卓承是他们这一代弟子的表率,武功高,为人也热心,也来打下手,和高剑一起去仓库里搬食材了。

谢云流下厨的特点是就准备那么一两道他的拿手菜,但比较费时费力,其余的交给李忘生和小的们,明显还没太睡醒的掌教几次险些剁在自己手上,好在武功卓绝,据他说使菜刀和使剑还多少有相通之处,所以总是有惊无险。李忘生要帮忙给师兄的主菜准备材料,还要做冷盘主食热汤甜点那些,其他菜色,邓屹杰已经能独当一面了。祁进每次吃着徒儿的手艺,眼神里都是满足,却还是要痛心疾首好好一个武学苗子的光明大道就这么偏航了。

上元节的主打节目还是热腾腾圆滚滚的元宵,馅料还要照顾到每个人的口味。以前包元宵这个节目是这些孩子的最爱,在洛风的带领下,每个人都是一头一脸雪白的糯米粉,也不知道是来帮忙还是来捣乱的。

今年一样准备了芝麻馅,花生馅,芋泥馅和鲜肉馅,李忘生还特意蒸了南瓜和紫薯加入糯米粉里,做出金黄和雪青色的元宵,甚至尝试了当年在扬州学到的方法,在糯米粉里加入相当的藕粉,试试能不能做出半透明的元宵,这新奇的点子让谢云流大大赞赏了一番。

当晚有谢云流担当的孜然烤羊排和烩肉三鲜,掌教真人下厨就是这么实在,切实考虑到一群发育中的孩子对于肉类的需求。李忘生端出的蜜汁山药特别受到姑娘们的青睐,师父则是很喜欢他蒸的小小的红枣窝窝,连吃了好几个。乳酿鱼是谢云流以前和宫里的厨子打听到的,手艺就直接传给了洛风,最捧场的自然是裴元。最后是热热闹闹的吃元宵,李忘生照例细心的一碗一碗给每一个人分装好不同口味的元宵,清透的热汤中浮着紫色黄色甚至半透明的圆圆团子,甚是可爱。

最后要给谢云流和自己盛的时候,却被师兄阻止了。谢云流又起身从火盆旁边取来一直扣着的食盒打开,里面是两碗还热气腾腾的元宵,但是看起来平白无奇。谢云流将两碗元宵放在李忘生和自己面前,悄悄说这是自己特制的,一定要和师弟一起吃,而且要好好品尝。孩子们已经对掌教真人和李忘生的恩爱习以为常,没人注意到他们的悄声细语,还在喧闹中开心着。谢云流舀起一个元宵,轻轻吹了几口,喂到李忘生嘴边,李忘生小心的咬开,甜甜的红豆馅的香甜气息充满了整个口腔,抬起眼睛透过那温热的水汽对上谢云流含笑的眼睛,仿佛整个心房也甜了起来。




评论 ( 9 )
热度 ( 59 )

© 野生的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