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竹子

SS沙穆,YY双璧,仙四云紫,霹雳绮意,剑三谢李

续《还寝梦佳期》26

这章写的……自己都不想看。画风的变换也是有些魔性,本来是构思的养伤温馨日常,写出来却雷的自己不要不要的。如果不是脂膏花的鼓励,我大概真的不想贴出来了。

快要离开扬州去藏剑山庄了,但暂时也不会有太大的波澜,怎么弄那个小白莲并且Happy Ending我还在考虑。

总之大家还是慎入,非常短小,【过度】宠溺有(生无可恋脸)

夏夜间情人的喁喁私语,随着天街夜色转深,也渐渐低了下去。

翌日,李忘生的精神似是渐渐好了起来,热度虽仍是缠绵,神智却是清醒的多,一双眼睛只时时瞅着谢云流的动作。

沈郎中捋着白须,道声万幸,小道长吉人天相,过了这一关,以后必定是有后福的。只是身子仍是虚弱,老夫再开几服固本培元的方子,日后的调养,还请另觅高人了。

谢云流与李忘生感恩不尽,谢过老人。沈郎中又嘱咐谢云流再过几日可慢慢进些饮食,切记循序渐进,莫要补的太过。

果然又过两日,热度退了,李忘生也能坐起身来,只觉得这么多天躺的关节都似是锈蚀住了一般,寻思着将养好了,功夫还是要快快练起来,便央求谢云流,等自己好了,替自己喂招。

谢云流瞪他一眼,几乎又要将人按回被子里躺着,只道切莫乱来,这次你伤的重了,百日之内都不要想着练武。

两人说话间,谢云流打了温水来与李忘生濯发。炎夏季节出汗较多,李忘生又素来爱洁,濯洗很是勤快,如今躺了这些天,虽然有谢云流帮忙洗了头发沾的尘土血污,仍是觉得难受。谢云流让李忘生枕在自己腿上,解了拢住的发,先一一梳通了,再用水打湿,又使皂荚汤,自头皮至发尾,一寸一寸细细揉洗,复又打了清水来冲洗,李忘生长发过腰,又极浓密,待拧尽了水滴,已是过去了大半个时辰。

谢云流唯恐他受凉,只不住的用布巾替他擦拭,好在天热,不多时头发便已干透,谢云流又替他梳头,看着镜中李忘生似是有些不自在,笑道:“小时也没少替你梳头戴冠,今日怎么却不习惯了?”李忘生咬了下唇,觉得也许是谢云流离开久了,这些昔年做惯的事,也显得遥远了很多。黄杨木的旧梳子一下一下擦过头皮,很是舒服,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又听谢云流低声说:“你放心,以后替你梳头的日子还长。”李忘生明白师兄原不是惯于这些甜言蜜语的人,只是两人正是情浓之时,说出来却不觉得突兀,却是将那旧时的情意,怜取了眼前之人。心内又是欢喜又是羞涩,只垂了眼睛看着镜子,又不时偷偷瞄着谢云流。

李忘生连续十余天水米未进,只喝汤药,一下子贸然进食怕伤了胃。谢云流向沈郎中打听的明白,先是让他喝了两天米汤,才准许他吃些稀粥,第二日粥里又加了些许蛋黄瘦肉,并扬州酱乳瓜,咸甜适口。

只是李忘生实在不习惯每餐被喂食,每每伸手亲自端碗,便要被谢云流呵斥胡闹,伤在胸上手臂还要乱动,若是留下什么隐患,都没处去哭。李忘生只觉得哭笑不得,谢云流这般紧张,倒像是伤在自己身上一样,又像是在教训孩童。

这日李忘生看着谢云流端着蛋羹进来,只惊的眼珠都要掉下来。原以为这几日都是托客栈厨子煮的汤粥,却不曾想是谢云流亲力亲为。原来谢云流有心要让李忘生静心调养,饮食上便不放心假手他人,日日亲自下厨,连客栈伙计看着都不免艳羡起来。运河在再来镇子附近有一支流,河边日日都有河鲜摊贩,那水鸭蛋就是问渔人买的,打的均匀后热水锅里蒸的细滑幼嫩,还添了些新鲜河虾,一一去了壳并沙线,出锅淋上些许酱油提味。

两人相识十余年,李忘生完全不知师兄的厨艺如此娴熟,谢云流只说是跟着客栈厨子学的,师兄自小聪敏,学什么都是有模有样,李忘生也没多问。待第二日又添了一条撒了葱姜丝的清蒸鲫鱼时,李忘生觉得有些坐不住了。

谢云流这几日净是顾着李忘生,自己只随便吃些素面,李忘生看不过去,只说若是师兄不吃,自己也绝不会碰一下。谢云流拗不过他,有伤在身又无法硬来,只皱着眉喝了小半碗粳米红枣粥,又拣最嫩的鱼肉细细挑净了鱼刺,蘸了汤汁,拌了一勺粥喂给李忘生。

汤药还是不能少的,李忘生看着谢云流日日对着砂锅煎药的背影,歉疚之心越发重了。

自己学艺不精遭人暗算受伤,连带师兄如此受累,李忘生更加盼着快些养好身子,名剑大会在即,与李承恩叶英他们好好切磋一番,希望能有所进益。

只是在厨房炖煮鸡汤并切卤牛肉的谢云流似乎不这么想,自李忘生捡回一条命,两人盘桓这小镇十余日,竟有些许留恋不舍,自己半生异乡颠沛流离的生活中,已是许久没有这般宁静温情的日子。



评论 ( 24 )
热度 ( 71 )
  1. 芳菲阑珊野生的竹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素柔云野生的竹子 转载了此文字
  3. 素柔云野生的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野生的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