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竹子

SS沙穆,YY双璧,仙四云紫,霹雳苍翠,剑三谢李

小剧场1-5

#如果没发现有笑点很正常##因为只有我一个觉得好笑##脑洞大过天私设重如山重要的事情讲在前面##随手更系列#


吕岩有件事一直很后悔,没有趁谢云流李忘生少年时给他们详细讲授双修之道。

本来这也没什么,后来谢云流又跑了,原以为不回来了,谁知道一晃八年过去,那天就跟着李忘生上了山。

这还不打紧,没问几句话,就发现李忘生眉心朱砂换了太极,谢云流又意味深长,目光炯炯的看着师父,吕岩心里只道此番休矣。

木已成舟,吕岩抓了抓日益稀少的白发,决定还是尽一尽为人师的责任,给徒儿补上这一课,不然由着他们自己折腾摸索,李忘生估计得吃不少苦头。

这日谢云流李忘生开完了小灶,吕岩自捧了茶水润喉,李忘生脸色微红,垂了眼睛细想师父方才教授的内容,谢云流神情严肃的盯着屋角的盆景,念念有词。

忽然听的何潮音的声音,门口守卫弟子是不敢拦也拦不住的。

何潮音自找了个蒲团坐下,打量谢李二人几眼,越看越是喜欢,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

潮音仙子你的剧本是不是拿错了?

咳,总之一个剑眉星目丰神俊朗,一个君子如玉龙章凤姿,怎么看都是一双璧人。

何潮音心里高兴,随手解下身后双剑,赠与两人,道是少年时与吕岩同使的一对剑,给你们两个娃娃留着玩罢。

谢云流眼明手快,已经隐隐瞥见剑身上的字,顺势而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接下其中一把,定睛一看果然是君子剑,大喜过望,跪下磕头,口称师娘。

李忘生面无表情的看着手里的淑女剑。

下一个瞬间,还跪在何潮音面前的谢云流就被淑女剑钉在了地上,李忘生不紧不慢的谢过师娘,慢悠悠的出去了。

被再一次拿错剧本的师娘坑了的谢云流,当晚用自己的剑把李忘生钉在了床上。

自从参加第三次名剑大会,路上多有波折,回山以后,谢云流时不时的开始出入厨房了。

李忘生一直会做很多好吃的,谢云流曾经没少享福。这次下山历练毕竟不负吕岩的殷殷期望,良心发现,很是学了不少好菜,而且经常亲自做给李忘生吃。

李忘生擅长烹饪,洛风打小就喜欢师叔的手艺,后来小小林语元和素天白也跟着吃的滚瓜溜圆,当然最捧场的永远是谢云流。

如今谢云流一手菜做的也是不错,和李忘生各有千秋,两人得闲时就轮流下厨,洛风林语元他们自然是大饱口福,不爱说话的楼彦每次到了饭点总是第一个出现在厨房,如果师父师叔今天没空煮饭,他才会离开。

渐渐的林语元拉了杨小阮来,杨小阮又抱了小师弟雨卓承,洛风拉了祁进,以及邓屹杰高剑,上官博玉偶尔也会过来瞅瞅,身后跟着疯闹的浑身是泥的燕小霞。

人丁兴旺啊,半大小子多,个个都是要长身体的时候,谢云流李忘生的负担越发重了,煮饭的锅越来越大不说,买肉的开销也是成倍的增长。于是他们想找个打下手的。

这群半大孩子里,就邓屹杰似乎对这些锅碗瓢盆的事特别有兴趣,虽然祁进在一边瞪眼吹着他还没长出来的胡子,也没什么威慑力,邓屹杰就是这样一个心胸宽广与世无争喜欢过着自己安静小日子的人。

白白可惜了那一身武骨啊,祁进恨铁不成钢的叹着气,洛风见这小师叔自己一张脸也还嫩生生的,偏偏一副老前辈的口吻,不禁笑了一声。

所以有了邓屹杰帮忙,厨房里省了很多事,后来更是造福了无数纯阳弟子,功德无量。

这天吃完饭,忽然一只肥嘟嘟的小猪跑进门来,哼哼唧唧,拱来拱去的往桌子下面钻,似乎要找掉在地上的残羹剩饭。

几个小点的孩子有些害怕,只有邓屹杰惊讶的站起来,大喊:“风风!谁让你进来的?”

话音刚落,谢云流就变了脸色,拍案而起指着祁进:“你什么意思?”

祁进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自然不肯认输:“就叫风风怎么了?大师兄还要和一头猪较劲?”

谢云流气的要揪祁进过来,李忘生慌忙拉着,卓凤鸣和上官博玉也拦着祁进让他少说几句,几个小徒儿吓得要哭,一边洛风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邓屹杰也是吓傻了,最后一个才哭出声来,说自己曾经养过一只小猪叫风风,那时候还不曾拜祁进为师,现在抱只小猪来也是想打扫泔水,没想到和洛风师兄……

谢云流哼了一声又坐下了,祁进鼻子朝天出了厨房。

后来祁进瞅着没人逮到了洛风,严肃的咳嗽两声:“风儿,邓屹杰是我管教无方,你别在意。”

洛风看着这小师叔一脸老成叫自己风儿,忍不住又笑了,四下无人,伸手摸摸祁进头顶:“风儿没有怪祁师叔。”

吕岩虽然大部分时间神龙见首不见尾,不是在别院小住就是云游四海,偶尔也会回来看看。

这天谢云流指导完弟子的武学,悠哉的回太极殿休息,绕道后门准备给李忘生一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完全不考虑这样的行为是不是符合自己的年龄身份。

他在门口停住了脚步,显然太极殿里不止李忘生一个人。

祁进愤怒的指责着卓凤鸣:“卓师弟你别碰这个,手脚太重,都敲坏几个了!”

卓凤鸣的大嗓门也不甘示弱:“俺跟家学过一些木工,你那么着,钉不牢靠!”

饶是李忘生这般好脾气的也被弄的一个头有两个大,让两人都一边站着,自己亲自来看。

谢云流推门进去,正厅里于睿安安静静的坐着,腿上搭着一叠小衣服,大红的肚兜,粉嫩的小袄,正慢条斯理的一件件叠起来。

李忘生挽了袖子蹲在地上,两边祁进卓凤鸣还乌眼鸡似得瞪着彼此,就是不敢出声,面前是一个快要完工的摇床。

谢云流激动的几乎热泪盈眶了。

他上前几步扶起李忘生,语无伦次:“师弟!你几时有的?我怎么不知道?!”

李忘生猛的抬起头看着他,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

谢云流没有注意到于睿祁进卓凤鸣石化的表情,拉起李忘生的手:“既然是兰兆,千万别再做这些粗活,保重自己的身子最紧要。”

然后他被李忘生当胸一脚踹出了门。

吕岩抱着新收的刘梦阳,坐在角落里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当晚谢云流借口要向师弟赔罪,获得了进门的机会,紧接着说到双修之法需要多加练习,到了高深之处,能造个小人出来,也未可知,又把李忘生钉在了床上。

最近总有个明教弟子上山来找于睿。

李忘生觉得很忧心,那个后生长的倒是一表人才,只是在皑皑白雪的纯阳宫里,敞着怀往那么一站,怎么看怎么替他觉得冷。

然而卡卢比不这么认为,他看到于睿就像看到了鱼的猫,别说冷了,大概除了视觉以外的五感都丧失了。

至于谢云流么,他很看不上这种见天儿往心上人这边跑的行为,一点都不矜持。

卡卢比不傻,没来几次就把纯阳宫的情况摸了个底掉。

吕祖早就云游化外去了,再说有谢云流李忘生的先例,想来师父他老人家还是非常开明的。

上官博玉是个不管事的,而且应该和师妹关系不错。

祁进和卓凤鸣都是直脾气,师姐的事情大概也不敢管,也不难拿下。

只有大师兄和嫂子……哦不对,是大师兄和二师兄,似乎有点难缠,过不了这一关,娶于睿美人的计划大概要落空。

卡卢比很忧愁,于是找于睿倾诉了很久。

也不知道于睿是怎么认同了卡卢比的想法,有天谢云流和李忘生特意找于睿说起她的终身大事,小姑娘就发作了。

李忘生认为卡卢比太不矜持,不成熟,把于睿托付给他不够放心,谢云流就说他那副敞着怀扣个兜帽的样子,不成体统。

于睿急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都是自由恋爱。当年师父拆散你俩来着?现在凭啥这样说卡卢比?”

李忘生赶忙哄着师妹:“我和大师兄并没有这个意思,但是门当户对这个问题,也不能不考虑不是?”

于睿翻了个白眼:“所以还得要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呗?你俩当年找谁做媒来着?听师父师娘说还不是自个招了,哼,仅仅有父母之命罢了。”

谢云流微微一笑:“师妹此言差矣。吾与忘生,父母之命即是媒妁之言啊。”

冬至大如年。

所以大师兄二师兄从能压死人的俗务中把自个扒拉出来,又下厨去了。

正在地当间忙活,裹的像个雪团的于睿跑进来,身后跟着气喘吁吁喊着师叔等等我的素天白。

李忘生转过身来,于睿险些一头扎进怀里,手里紧紧攥着一本小册子。

师兄师兄,你看这是什么书?

李忘生翻了几张纸,傻在那里了。

谢云流掸掸手上的面粉,从李忘生手里捏过那本书,眯着眼睛瞄了一眼封面,立马把书揣进怀里,随手拿过一个面人一个圆滚滚的面兔子,塞给于睿和素天白,哄他们出去玩。

于睿显然已经过了能用面人收买的年纪,严肃指责谢云流仗势欺人,哦不,是滥用权威,随意没收了师弟师侄从山里无意捡来的书。然而被谢云流温柔的威胁让她去看护还在满地爬的刘梦阳以后,安静的带着素天白离开了。

那本小册子是少年时两人琢磨双修之道的时候,谢云流的笔记。到底是哪个小兔崽子在剑气厅的废墟里翻出来随手乱丢的!

李忘生明显不知道那时候师兄竟然下了如此苦功夫,直到晚饭时还没怎么回过神来。

过小年嘛,大家团团圆圆围了一大桌,还在满地爬的刘梦阳此时在吕岩怀里打着盹,大家的心情不免更加轻松一些。

大师兄二师兄亲手包的饺子,应卓凤鸣的要求煮的清亮的羊肉汤,点着碧青的芫荽,浇两勺红艳艳的辣椒油,一口下去身子都能暖透。好几天前祁进装作非常不在意的说以前家里冬至是吃汤圆的,于是每人面前一碗白生生圆滚滚冒着热气的汤圆。羊肉牛肉是邓屹杰下山买来又给卤的,还有谢云流从前下山时听人说的红枣桂圆烧蛋,好像是江南一带的吃法,嗯,师弟一定喜欢,于是李忘生面前还有一份热气腾腾,红枣桂圆香香甜甜,鸡蛋嫩嫩滑滑的烧蛋。

一群半大小子的师弟师侄风卷残云,师父也跟着大快朵颐,不忘喂了小小的刘梦阳几口吹了很久的汤圆,小娃娃爱困,吃了芝麻馅的汤圆,吧唧吧唧小嘴,又睡着了。

一群人都开始听谢云流说故事,说些以前行走江湖时的人情见闻,甚至说到一些东瀛的风物故事,一边喝着李忘生给烫的酒。谢云流天生好口才,讲起亲身经历的故事尤其精彩,听的一群孩子一惊一乍,直说到深夜,有些睁不开眼,还意犹未尽。

吕岩摆出大家长的架子让都回去睡觉,只有于睿还睁着黑漆漆的眼睛,问谢云流,大师兄是不是觉得,山下的生活特别有意思?

谢云流笑了,摸摸于睿的小脑瓜:“是啊,山下可好玩了,会遇到有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停了一会,喝尽最后一点残酒,又说:“可是,人总是要回家的,当你在外面累了倦了,第一个想起的都是家。所以,现在我才能给你们讲故事啊。”

于睿似懂非懂的点点头。

当晚,谢云流拉着李忘生,说是要温习一下以前的修行,又好好的练了一次剑。


评论 ( 19 )
热度 ( 88 )
  1. 又见南山野生的竹子 转载了此文字

© 野生的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