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的竹子

SS沙穆,YY双璧,仙四云紫,霹雳苍翠,剑三谢李

现代paro小段子2

为了优雅的树~~~~~


自己一亩三分地上黑茂婊到底,重要的事说在前面。

 
 

一到冬天,谢云流家里的电费就增增的往上涨。

为啥呢,因为李忘生特别,怕冷。

进浴室前得先开十几分钟浴霸,不然坚决不洗澡。

这俩都是年轻有为,算得上中高层,拿年薪的,谢云流一早就给新房装了暖气,地暖还带独门独户的暖气,把装修公司给弄的又是高兴又是发愁。

然而出差比较多,作息不规律,李忘生还是会感冒那么一两次。

今天李忘生烧的有些高了,在家养病,谢云流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公司开会,谁让是经销商大会呢。

可是就在那么乌央乌央一堆人里面,他不小心看见了一个最不想见到的人。

谢云流李忘生家里都是一个院里的邻居,打小儿一起长大,院里有一退休老教师,搁当时也算的上是名师,姓吕,用现在话说,是个海归,却一直不得志,教课确实教的极好。见这俩小孩是可造之材,自己退休了也没什么事,就拉了两人上家,玩一会再开开小灶,直到高二那年,才告老回乡。这底子打得好,谢云流李忘生一路就没吃过亏,几乎一直是状元榜眼那般实力碾压年级其他小伙伴。

就是在初二那年,大院里又搬来一户人家,也姓李,带着一小男孩,比李忘生还小几岁。

李重茂这小子看着畏畏缩缩,怯头怯脑的,心眼倒不少,没几天就摸清了谢云流是这一片的孩子王,无论成绩还是身手都是杠杠的,成天跟在后头,云流哥长云流哥短的,渐渐的也就熟了。

谢云流那段时间正是叛逆期,李忘生有时候不肯陪他疯,他就拉其他几个马仔,其中李重茂是紧跟他的步伐,凡事有谢云流在,往往少不了他的好处,渐渐的有那么一段时间,谢云流倒是成天和李重茂混在一起,不过念书没耽误,家人也没多管。

也就是高一下学期那阵子,李重茂忽然又举家搬走了,听说是他亲爹在省城做了官,发达了,亲妈立马和后爹离了婚,投奔前夫去了。谢云流还有些不舍,但课业忙,很快也就释然了。假期李重茂还特意回来过几次,很快就是一副官宦子弟的模样,花钱也大手大脚的,谢云流略有些看不过眼,渐渐也淡了些。

一晃到了要报考大学的年纪,谢云流李忘生的成绩好,心气也高,吕老师从乡下还捎了话回来,要他俩干脆试试,直接留学得了。吕老师自己欧洲美国都是待过好些年,还是有几分香火情。于是这俩开始倒腾英语考试,申请资料,忙的脚不点地。

眼见着就要截止申请了,忽然一天晚上,李重茂打了个电话过来。这一通电话,直接让谢云流李忘生分隔大洋彼岸好多年。

李重茂语气神神秘秘的,说是家里有人在教委,这几天整理保送生材料呢,他跟着去玩,瞅见李忘生的名字了。

李忘生想保送X大,压根就不想出国。

谢云流彻底懵了,他没考虑过和李忘生分开的可能,说好一起接欧洲Y校的OFFER,他直接一言不发给拒了,紧接着就改到美利坚东海岸去了。偏李忘生那几天老家有些事情,回来的时候,自己的OFFER到了,谢云流拿给他,又甩下一句他要去美国,转身就回屋摔了门。

李忘生在省城的亲戚,自作主张替他填了保送报名表,还没来得及和李忘生商量。

说到底他那时候究竟在赌什么气,谢云流自己也莫名,那么多年过来,他究竟有什么不放心李忘生的?偏偏就少问了,少解释了那么几句,生生的异国恋了九年。

所以谢云流从此把李重茂拉了黑名单。后来模糊有听说这小子念书实在不给力,家里给买了文凭,仗着亲爹的权力大,还是给在省城的大型国企给安了个闲职。

不过这人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不,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倒腾出来和人合伙下海了,估计也是兼职吧。

谢云流在会议上主要就是听取汇报,也没太多要说的,一上午倒也相安无事,自己翻着电脑里的材料在看,却没注意李重茂那双眼睛就盯着他左手无名指的铂金戒指在看,都快冒火了。

中午谢云流回办公室休息,他和李忘生的办公室其实隔的挺远,不过这天正好有条李忘生的围巾挂在他衣帽架上,竟然又被尾随进来的李重茂看了个清清楚楚。

李重茂不是没打过谢云流的主意,奈何水平差太远,谢云流只把他当小弟却压根觉得他就是一扶不上墙的主儿。不过既然在谢云流身上下过功夫,他眼睛也算毒,一眼就觉得那围巾不是谢云流的风格,除了李忘生,只怕也没第二个更大的可能了。

于是他想要借着叙旧来探探虚实,谢云流连眼皮都懒得抬起来看他,如果不是中午员工都在休息,早让人请他出去了。

李重茂喋喋不休的,三句话不离的主题思想大概就是“再续前缘”,谢云流知道他那点龌龊心思,最后上保险文件柜里翻了一会,摸出一张纸,放桌面上让他自己看。

李重茂那点墨水,见了一纸的英文就眼晕,但是有谢云流李忘生的亲笔签名,他是看明白了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谢经理,这可是中国,你们这样,还真是,真是前卫,哦不,标新立异,哈哈,哈,贵公司这么多代理商,竟然还没人知道这事,哈哈,是我们工作做的不到位啊。

谢云流依然没抬起眼睛,又从抽屉里摸出两份护照,平静的说,我和忘生最近准备补上婚假度蜜月,走之前李先生有兴趣赏脸吃顿饭吗?

李重茂瞧见那分明不是中国护照,也看不懂是哪里,脸上青红不定,在秘书萧孟的眼神扫过来之前,自己灰溜溜出去了。 

 
 
 


评论 ( 10 )
热度 ( 47 )

© 野生的竹子 | Powered by LOFTER